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从流调新变化和APP获取个人信息中谈隐私权保护

隐私 时间:2021-02-04 浏览:
从流调新变化和APP获取个人信息中谈隐私权保护,隐私权,泄露,app

  当前我国疫情成多点散发态势,中高风险地区不断增加,随之出现各类涉及疫情违法犯罪案件,其中不少内容有关公民隐私。国内一些地方在疫情通报中,因为对确诊病例行程轨迹介绍得过于详细,曾引起网民议论甚至对患者的指责,也引发了泄露患者隐私的担忧。有网友对此评论,“感染已经很不幸,请不要再让他们受到伤害。”

  近日,上海、北京通报出现新变化,“只提地点不提人”,网友纷纷点赞。

  1月23日,上海市卫健委公布的一份“确诊病例涉及区域和场所的情况”,列举了若干涉及病例的公共场所。通报中没有谈到病例的性别、年龄等个人信息。

  1月24日下午,在北京市疫情防控第219场新闻发布会上,没有再按惯例具体通报23日时~24时新增两例确诊病例的行程轨迹,只介绍确诊病例均以居家和小区内活动为主。这份通报没有提及确诊患者的年龄与性别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:自然人享有隐私权。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下列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

  据悉,“只提地点不提名”这个变化是相关部门为进一步保护患者隐私作出的调整。

  然而,违规收集个人信息,违规使用个人信息,欺骗误导用户下载App,App强制、频繁、过度索取权限,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……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。

  

从流调新变化和APP获取个人信息中谈隐私权保护


  日前,工信部组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检测,督促存在问题的企业进行整改。在这种形势下,安装个天气App被要求访问通讯录,下载个健身App被要求访问手机相册……不同意就被拒绝安装使用,用户被占据优势地位的App“勒索”的情况仍然存在。从新闻通报中就可看出,很多App无视监管部门的整改要求,有令不行,无视加强个人信息保护的大势,依然违规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,滥用平台权力,这反映出的是一些App唯利是图的傲慢和相关平台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。

  2019年年底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工信部等4部门联合印发《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》,2020年12月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《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(App)必要个人信息范围(征求意见稿)》,都为App个人信息收集划定了具体的、可操作的边界。加上已经施行的民法典、已经发布草案的个人信息保护法、正在起草的数据安全法等,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法规渐趋完善,哪些行为属于违规行为,什么可以收集、什么不必收集……可以说,个人信息收集的边界也已非常明确。

  个人信息保护是数字经济的底线。加强个人信息保护,不仅事关消费者的隐私权、知情权、选择权、公平交易权、安全保障权等多项权益,也直接关系用户的获得感、安全感和幸福感,甚至也是一个关系社会利益乃至公共安全的问题,严控各类平台和App过度收集、泄露和滥用用户数据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。

  个人信息是一种资源,必要的个人信息收集是相关企业开展基本服务的基础,但是过度、超范围乃至强制索取使用个人信息,既违背了合法、正当、必要的原则,也侵害了个人权益,给个人隐私的泄露带来了风险。监管部门的点名通报,表明了鲜明态度,要用刚性制度约束保障个人信息的安全,这也必将成为治理常态化的一部分。

  

从流调新变化和APP获取个人信息中谈隐私权保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