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话语 维度 界域

性情 时间:2019-05-11 浏览:
文 ˉ 聊城大学 ˉ 王希 [ 内容摘要 ] 逸格,是中国画评价标准中的一个重要品鉴等级。宋人黄休复在其《益州名画录》中,对逸格进行了最为根本性的评价标准的建构,从绘画性本体与画外人格精神两个层面维度,对其进行了界域的拓展与规约,并对确定逸品论在

  文 ˉ 聊城大学 ˉ 王希

  [内容摘要] 逸格,是中国画评价标准中的一个重要品鉴等级。宋人黄休复在其《益州名画录》中,对逸格进行了最为根本性的评价标准的建构,从绘画性本体与画外人格精神两个层面维度,对其进行了界域的拓展与规约,并对确定逸品论在中国画评价标准中的地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[关 键 词] 逸格  黄休复  话语  维度  界域

  在中国画评价标准体系当中,逸品曾被古代文人士大夫视为最高的绘画品格境界。唐代朱景玄在《唐朝名画录》自序中言:“以张怀瑾《画品断》,神、妙、能三品定其等格,上中下又分为三;其格外有不拘常法,又有逸品,以表其优劣也。”①但并未对逸品进行概念的诠释与等级的设定。

  对逸品概念进行话语建构以及具体定位的时期是在宋代。宋人黄休复在其所著的《益州名画录》中,设立了四格:“逸、神、妙、能”。并通过对这四格概念的诠释与代表画家的提出与记录评述,对逸格进行了根本性的评价标准的建设。由此,不仅首次将逸格提升到了最高的品评等级,更对其进行了话语建构,勾画出逸格的核心质素、话语维度与其界域的设定。

  一、 逸格概念的话语诠释与逻辑建构

  宋人黄休复对逸格概念的话语诠释与逻辑建构,在《益州名画录》中大致经过两个步骤的理论阐发:其一,通过建立“逸、神、妙、能”四格,并对各个品格进行定位而阐发的逸格理论;其二,通过推出各个品类的代表画家及其作品进行评述,展开进一步话语建构。

  1.逸格概念的话语诠释

  黄休复对“逸、神、妙、能”四格的诠释与定位如下:“画之逸格,最难其俦。拙规矩于方圆,鄙精研于彩绘,笔简形具,得之自然,莫可楷模,出于意表,故目之曰逸格尔···大凡画艺,应物象形,其天机迥高,思与神合,创意立体,妙合化权,非谓开厨已走,拔壁而飞,故目之曰神格尔···画之于人,各有本性,笔精墨妙,不知所然。若投刃于解牛,类运斤于斫鼻,自心付手,曲尽玄微,故目之曰妙格尔···画有性周动植,学侔天功,乃至结岳融川,潜鳞翔羽,形象生动者,故目之曰能格尔。”②

  首先,黄氏在此确定了逸格的品格定位,是“最难其俦”。将“逸”置于“逸、神、妙、能”四格中的最高地位。之后,提炼出的逸格概念的特征:(1)在笔墨与造型关系上,“笔简形具”,即以凝练之笔墨写物象之形神;(2)在作品造诣上,“得之自然,莫可楷模”,即出于道的造物,具有不可模仿性;(3)在造型意象表达上,“出于意表”,强调“意”的重要性,对写意性的重视,即强调艺术表现上的出于意料之外。

  其次,黄休复对逸格的定位,更是通过对比其他三格的话语逻辑进行的定义,尤其是对神格的诠释。其在对神格概念进行相关构成语素的阐述中,首要标准是“应物象形”,即是指形神兼备。“天机迥高”“思与神合”均要求主观情思与客体精神相统一,以求物象的气韵风神;“创意立体,妙合化权”则是指对立意才情的要求,要创新巧妙与合乎法度。

  神格中的“应物象形”是最为关键的核心标准,是对物象形似风神上的要求。他认为神品虽然卓越,但较之逸格,则在提炼能力上有所欠缺,其原因更多是因画者天赋修养的差异所使然。

  黄休复在此通过对“逸、神、妙、能”四种绘画品格的对比评述,将逸格设定为中国画品评标准中地位最高、最难以企及的首要境界。

  2.逸格代表画家及其作品的分析

  对逸格的概念进行话语定位之后,黄休复提到了逸格所对应的画家及作品,推出了一个代表人物——孙位。

  “孙位者,东越人也···性情疏野,襟抱超然,虽好饮酒,未尝沉酩。禅僧道士,常与往还···光启年,应天寺无智禅师请画《山石》两堵、《龙水》两堵,寺门东畔画《东方天王及部从》两堵···鹰犬之类,皆三五笔而成。弓弦斧柄之属,并掇笔而描,如从绳而正矣。其有龙拏水汹,千状万态,势欲飞动···非天纵其能,情高格逸,其孰能与于此邪····”③

  从中可观,逸格画家与其作品的几个重要信息:其一,逸格画家孙位的人格。“性情疏野”“襟抱超然”“禅僧道士,常与往还”等,即表明其人格品性的高蹈。其二,其所绘制的作品大都为佛道题材的作品。其三,“皆三五笔而成”“势欲飞动”均可对应于其在逸格定义中所界定的“笔简形具”。其四,“天纵其能”“情高格逸”,则进一步表明逸品画家在天资才性上的卓越。

  对比现存流传为孙位的《高逸图》来看,其表现语言,并不是一幅三五笔而成的写意之作,而是一幅整体上形神兼备,风格上运用勾勒填色的匠心之作。具体而言,在人物塑造上,面容刻画精微生动,仪表具足风神。在用笔上,人物表现精细均匀,配景山石等运笔略写意,变化有致。用色上,水墨为主,色彩典雅工致。由此,更容易理解黄休复所言的“笔简形具”,即以气韵求风神,气韵的产生又是要在形具的基础上简而括之。

  二、逸格的维度与界域

  黄休复建构的逸格,其维度与界域,主要体现于两个方面。

  1.在绘画性本体维度上的超越与规约

  黄氏对逸格的话语建构,首先是在绘画性本体上的维度阐发,有几个关键质素:“拙规矩于方圆,鄙精研于彩绘”“笔简形具,得之自然”“莫可楷模”“出于意表”。其中“拙规矩于方圆,鄙精研于彩绘”,表明在绘画法度上,要对造型上的陈规范式与彩绘中的精雕细琢的超越;“笔简形具”即是对客观物象的高度提炼,以求其风神气度;“莫可楷模”则表明在艺术造诣上独一无二的天性流露;“出于意表”更是对意象性写意精神的彰显。可见,黄休复对逸格的诠释,首先是从造型、色彩到意象风神、精神境界上的整体超越。

  而这种超越性,是根植于“逸”之原典内涵。对逸之概念进行溯源,其本意即具逃亡之意。其引申意也包括几种,概括而言为:第一种,闲适安乐的生活状态;第二种,释放的行为方式;第三种,过也溢出的过渡之意;第四种,遗民气节的道德情操;第五种,才质性情。第六种,超越的精神境界。④

  所以,逸品在其产生之初就带有随性,出离法度之外的超尘之境。如,明代唐寅在《跋画》中云:“能以醉笔作泼墨,逐为古今逸品之祖。”明人孙仰曾在《跋画》中言:“遂于意象之间,超乎笔墨之外,洒然自得,雅澹天成,此逸品是也。”清人恽寿平在《南田画跋》中曰:“高逸一种,盖欲脱尽纵横习气,澹然天真,所谓无意为文乃佳,故以逸品置神品之上。若用意模仿,去之愈远。”⑤